高晓松体好,海明威体也不错

高晓松体好,海明威体也不错

 

前言:

“别想啦,老家伙,还是把船朝这条航线上开去,有了事儿就担当。”

 

高晓松就舒淇挨骂事件写微博,写成了一种大家跟风的文体: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艺卖青春,用欢笑泪水,献爱与自由。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演好了,鞠躬拜票谢观众,演砸了,诚惶诚恐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谢谢。

于是出现了医生版:

我们这个行业,卖心卖力卖医术,用内修外兼,献爱与医学。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医好了,鞠躬拜佛谢诸君,医砸了,诚惶诚恐不成眠。顶三两时虚浮名,还七八年学费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医患总有难回术,惊怵杀身案。看在曾带给大家健康安生,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谢谢。

好像还有工程师版,记者版,等等。谁都不易。

本来我想跟个教师体——还有谁比基层教师更适合倒苦水?

但想想很无聊:跟别人的文体,我这语文教师爷的脸子哪里放?二来,谁都表白自己苦,冤,清白,不容易,有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向富士康的员工学习,都找楼层高的地方学习不切实的飞翔?

算了!在这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倒苦水很松包。再说倒苦水的,已经够苦了,何必倒出来淹没别人?再说真正能有权力施舍一点儿甜蜜的家伙,根本不会听我们的倾诉。比如那些享受着三公的公爷们,手指头忙着数钱,哪有工夫敲击键盘上网看微薄?

还有就是,人人跟着高晓松倒苦水,其实表明这是一个没有谁轻松的时代。郭美美小姐刚臭美了一下,立刻被人民的愤怒淹得不见了踪影。显摆也不轻松啊!胡骚情也不轻松。

既然人人不好过,难,苦,累,困惑,只能说虽然鸡的屁上去了,可见这并不是一个好时代,整体氛围很差。当然有好法子,可是有人反对改变这种恶劣环境,天天大说“绝不绝不”,你能奈何?

再者呢,霍某要唱点高调子。

正好这几天跟孩子们讨论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就看见那个桑迪亚哥老头儿,世界文学界公认的“硬汉子”,其实一直很软弱。

老头儿最爱说:“这要是一场梦该多好啊!”可他立刻发现鲨鱼成群结队扑上来,除了弄死这些东西,没办法。

他清楚地看见:没有梦,只有自己的大鱼被鲨鱼吃掉,最后吃成个干骨头架子。

老头儿还爱骂自己:老头儿,别胡思乱想了。

讲到这儿我觉得自己一点儿没有资格教导学生什么。我也苦,累,男,乏,想睡懒觉,想发大财,想下海赚个十足十,想抢银行一夜暴富,想利用一个公章卡住别人的脖子吃回扣,极其想不掏腰包白坐公车免费出国游个十天半月。可是,办不到。我和桑迪亚哥一样,只看见无数鲨鱼天天袭来。

我跟学生坦白了这些乱七八糟见不得人的想法。因为讲着讲着,我突然感受强烈。我在课间偷偷儿把这句话抄在了课本的扉页上——

“别想啦,老家伙,还是把船朝这条航线上开去,有了事儿就担当。”

在另一个班上课的时候,我突然变得很大胆,我向学生们展示了自己用米芾那种“风樯阵马”般的清俊字体写在扉页上的这段句子。

我还建议学生们把这句话当成班训——

“来吧,星鲨,再来吧。”

还想提议校长把这句话当成我们的校训——

“别胡说八道了!醒着,掌好舵,也许你的运气还不小呢。”

海明威真是厉害,他有那种一语成谶的本事。这篇小说,越读越像是一部格言集。

你看看这一段——

那么是什么把你打败的,他想。"什么也没有,"他说出声来。"只怪我出海太远了。” 
  等他驶进小港,露台饭店的灯光全熄灭了,他知道人们都上床了。海风一步步加强,此刻刮得很猛了。然而港湾里静悄悄的,他直驶到岩石下一小片卵石滩前。没人来帮他的忙,他只好尽自己的力量把船划得紧靠岸边。然后他跨出船来,把它系在一块岩石上。 
  他拔下桅杆,把帆卷起,系住。然后他打起桅杆往岸上爬。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疲乏到什么程度。他停了一会儿,回头一望,在街灯的反光中,看见那鱼的大尾巴直竖在小船船梢后边。他看清它赤露的脊骨象一条白线,看清那带着突出的长嘴的黑糊糊的脑袋,而在这头尾之间却一无所有。 
  他再往上爬,到了顶上,摔倒在地,躺了一会儿,桅杆还是横在肩上。他想法爬起身来。可是太困难了,他就扛着桅杆坐在那儿,望着大路。一只猫从路对面走过,去干它自己的事,老人注视着它。然后他只顾望着大路。 
  临了,他放下桅杆,站起身来。他举起桅杆,扛在肩上,顺着大路走去。他不得不坐下歇了五次,才走到他的窝棚。 
  进了窝棚,他把桅杆靠在墙上。他摸黑找到一只水瓶,喝了一口水。然后他在床上躺下了。他拉起毯子,盖住两肩,然后裹住了背部和双腿,他脸朝下躺在报纸上,两臂伸得笔直,手掌向上。 
   

那个失败的晚上老头儿回到港口,没有谁知道他回来了,正如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曾经捉住了多么大的一条鱼,他又经历了多么激烈的搏杀,他杀死了多少条凶猛的鲨鱼,他怎样顽强战斗,他怎样输得精光……,没有人,没有谁看见。

英雄也许就是那些打完仗悄悄儿回家种地的人吧?像张良?像华盛顿?像瓦文萨?

不,这些人还是太光彩。

就像桑迪亚哥,连滚带爬回到了心爱的床铺上,一觉睡死过去。这才是英雄吧?

我们不想当英雄,但是,倒苦水,没意思。

我希望自己能够天天用海明威这句话来唠叨一遍,给自己——

“别想啦,老家伙,还是把船朝这条航线上开去,有了事儿就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