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品赏《谈中国诗》关键句

课堂上品赏《谈中国诗》关键句


 


《谈中国诗》佳句连连,只要耐得住性子,跟学生好好儿讨论,师生都受益。当然,也得有点儿技巧,比如,仿写,换用……


谈到后面,钱钟书先生总结了一句:


中国诗只是诗,它该是诗,比它是‘中国的’更重要。


什么意思?


学生含含糊糊:作者是说中国诗歌就是诗歌……


我:用这个句子仿造一个句子试试,换成“牛奶”看行吗?——“三鹿牌牛奶只是牛奶,它该是牛奶,比它是‘三鹿的’更重要。”


学生们大笑:三鹿牌牛奶不行,它里边有杂质——三聚氰胺。它掺了假,它不纯粹!


我:那这个句子在说什么?


学生:他是夸中国诗是纯粹的诗。没有杂质。


我:对,中国诗不是因为加上了“中国的”这个定语才有价值,而是因为有诗歌的高超艺术性才变得更重要,在艺术方面很纯粹。这是在高度赞扬中国诗歌在诗歌艺术方面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看,钱先生用一个句子就表达了这样丰富的含义。好的句型,就是好的语言:准确,精到,能写出事物的本质。现在,大家换个内容,套套这个句式。


学生们思索。我也在思索,还真不容易。


我说:咱们换成东条英机吧。


学生们尝试:东条英机只是人,他该是人——哎呀,不行,像这样的法西斯恶魔,不只是人……


学生:你已经说他是恶魔了。


有同学:希特勒也不能这么说。


我:就从人的角度,似乎没有多少人敢这样说自己吧?纯粹的人,多高的评价啊。毛泽东就曾经评价白求恩大夫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世界上纯粹的事物真是难得!


学生们在沉思。


学生:数学题只是题,它该是题,比它是“数学的”更重要。


大家笑了。我乘机调侃:可是现在咱们做题,还把这些题跟高考成绩联系起来,这些题就不仅是题了,还是敲门砖。更不是数学了。想想看,科学研究也是这样。在爱迪生的研究中,科学就是科学,可今天呢,科学的学习更多变成了考试,很多学生考上大学后就不再喜欢科学,科学成了敲门砖,这样的科学纯粹吗?正因为这样,我们就没有太多真正为喜欢科学本身而学习的学生了,所以钱学森先生的“世纪一问”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培养出诺贝尔奖获得者?诗要纯粹,才是跨越国界的好诗。科学家也要纯粹,才是能够真正对科学有所贡献的人。


学生们沉思。这样的讲解,我感到很必要很必要。


有同学举了白杨树:白杨树只是树,它该是树,比它是“白杨的”树更重要。


学生:不太合适——树就是树,没有什么该不该的。


我:那中国诗为什么就该是诗呢?


学生边想边说:是因为……因为中国诗达到了诗的要求,所以应该被称作诗。


我很高兴他能理解到这一点,他把握住了作者的用意:不是因为中国诗天生就是诗,而是中国诗歌经过历代的创作达到了这个高度,所以完全够得上诗歌的高贵标准。而白杨树是天生的树。


只有经过努力达到纯粹境地的事物,才能用这个句式。学生们明白了这一点。


我:看来世界上纯粹的东西并不很多。咱们举起来就困难。所以钱先生这个句子很有表现深度。


 


下面一段是在愉悦氛围中完成赏析的:


 


有种卷毛凹鼻子的哈巴狗儿,你们叫它“北京狗”,我们叫它“西洋狗”。《红楼梦》的“西洋花点子哈巴狗儿”。这只在西洋就充中国而在中国又算西洋的小畜生,该磨快牙齿,咬那些谈中西本位文化的人。


 


问:这小狗干嘛该咬人?


学生思索。


我:小狗要咬的人是“谈中西本位文化的人”。课本上没有注释说明这是什么样的人,请根据这儿的上下文给这种人下个定义。


学生这会儿反应很快了:谈中西本位文化的人就是认为各国文化是因为它是某一国的才有价值,而不认为它有普遍的价值。


很好,上面有了精细理解,这儿变得也精细了,能盯住作者思路了。


一个学生用上了刚才的句式:哈巴狗只是狗,它该是狗,这比它是“北京的”“西洋的”或“西洋花点子的”更重要。


现学现用,有意思!


学生:它该咬那种人,是因为那些人否定了它们作为狗的价值。


我:对呀,一种东西纯粹的价值是不容抹杀的。正像好的产品,不管它是哪一国生产的,只要是货真价实的高质量产品,就是好产品。非要说这个东西是中国的,就一定好吗?


学生:不一定!


我:只要是日本的,就该砸掉吗?


我想到了最近的“抗日”游行中的暴力事件。正好可以用来阐发联想。


学生们思考了。有人说:不该。


我:只有怀着狭隘民族心理的人,才认为本民族什么都好,才给别人贴上标签歧视别人。希特勒当年认为只有日耳曼人才是高贵的人,而犹太人是低等民族,所以,一个人一旦被标上“犹太人的”成份,就不是人了,就成低级动物了,就要关进集中营,被杀死。日本法西斯当年也这样,他们把我们中国人骂作“支那猪”,认为只有大和民族才高贵……


有学生低声:元朝统治者把人分成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


我:对,任何这种划分等级的做法,都忽略了人作为人的应有价值和权力。钱钟书先生作比较文学研究,意义深刻。他实际上是要号召人们形成开放的、宽广的文化胸怀,按照事物本身的价值接纳它们,看待它们。


学生:正像作者说的:“好比一个人,不管他是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总是人。”


他举得正是时候!


这儿应该阐发的内容很多很多,但是课堂上不容展开来,留给同学们自己去思索吧。


 


 

《课堂上品赏《谈中国诗》关键句》有2个想法

  1. 霍老师,您好,感谢您对网站的支持,我已经将您的博客升级为“名师博客”希望能和您取得联系,能推荐您做首页人物,看到留言请和我联系,我的邮箱wenjuan187#163.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