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生命经济学:推着轮椅闲逛的一天

推着轮椅闲逛的一天


 


难得休闲。难得这样推着老人上街闲逛,没有目的。


轮椅上的老人一再抱歉:让你劳累了……


劳累什么?推他老人家转了一整天,其实也让我自己前所未有地逛了一整天。我推着自己在游览世界。


早该这样:放松自己,也能给别人一点点自己的时间,对吧?


不愿意把时间给予别人,其实是不愿意把轻松给予自己。这个世界原本不需要我们那样多的贡献。是的,不需要。看超市货架上过多的吃的用的,我在感到富足的同时突然发觉,我并不需要让自己同时拥有五十种酱油或者三十种熬制早餐的各种颜色的米。他们在绞尽脑汁将更加花哨的商品摆上货架的同时,也在想象我会有更加花哨的念头。可这些念头,只会督促我掏空兜里的钱去挣更多的钱。这个循环往复构成了我的忙忙碌碌紧紧张张,而且我时常振振有词地辩护:我有事业。


但是,我的事业也许应该是,推着一个腿脚不灵便的人上街的同时,让自己上街快活。


于是我看见一群城市里彻底放松了的人们放开嗓子在那儿演唱。


我看见他们手里鼓弄着铙钹锣鼓自我陶醉,感觉良好。想必当年贝多芬莫扎特也就那副德性,在自己的钢琴上搞出了所谓的音乐经典?


看那个声音沙哑歌声性感至极的女人,傻到极点地当众放开喉咙不管不顾只是显摆,从而她根本也不为自己不衫不履有一丝遗憾。于是,那些穿着高跟鞋小心翼翼走路的美女们显得多么别扭啊——仅仅为了别人也许会闪出的花哨绮思,而让自己每分每秒如履薄冰!很多时候,我自己就是一个穿着自制的高跷表演美丽的傻瓜吧?


我看见几个老人闲坐无事却不快乐,面无表情神情漠然,就想告诉他们吼叫几声其实也没什么。


听一个熟识的老人说对面楼上住户们一致抗议他们噪声太大,可是他们天天来。


这位熟识的老人七年前与我一道儿写书,这一不见就已经七年。时间在提醒我你这些年其实只干了一件事:折腾自己旺盛的精力,从来也看不见生命的真相。


我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走来,以为我和老人在做一件和他有关的事。我于是推着轮椅围着小孩儿转了三圈。老人笑了,小孩子也笑了,我于是自觉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我看见多年前不见的一个阿克塞同时迎面走过。我们有一万年不见面了。可我们原本熟识说过许多荤笑话呢。


我看见橱窗里边有一双鞋落满尘土一脸疲惫。


我看见妻子走在前面如此妩媚。


我看见阳光搅拌在人们脚下哗啦哗啦鼓着波浪。逝者如斯夫,想必孔子当年看见的就是这个。


我看见街道是多瑙河通天河红河黑河流沙河淌得正欢。


我看见一男一女挨挨挤挤就想接吻可是他们没有勇气在街上用嘴迎面相撞。我笑话他们已经错过了五秒十秒二十秒,这些时间永远消失,万劫不复。


我看见我自己这样走着其实很好看,但过去有很多年我都认为自己长得不好看羞于当众亮相。


我看见水泥街面上其实有无数前人的脚印。也包括山顶洞人的一行清晰脚印。那一定是一个追逐着阳光的、面貌像极了猿猴的小家伙撒野时留下的。他的脚丫子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一路印刷,像极了《诗经》作者的手稿,像极了莫扎特的乐谱,像极了毕加索练笔时在白纸上匆匆忙忙的几家伙。当我想起王羲之和颜真卿的草稿时,那些印记就消失了。


我看见我精神抖擞向空明之境走去,结果,老人很快乐,我也愉悦至极,妻子和丈母娘一同愉悦至极。我们西里呼噜吞噬自己的一份面条,如同把地球当成一个肉包子放在嘴里咀嚼——这真是个好地方!


 

[转载]“校长年薪仅13万”暴露的教育家丑


[转载]“校长年薪仅13万”暴露的教育家丑

(2012-01-28 22:35:19)[删除]






标签:

转载



霍军按:
支持吴校长!
中国不重视教育,支持教育只是一种口号,或者只是支持高校教育,党校教育,而不支持基础教育。
中国教育中,高校地位最高,其次高中,其次初中,其次小学,其次乡村学校。
吴校长说华师大附中教师年薪大约平均八万,在我们西部甘肃大部分地区,基础教育学校教师,也就平均三四万。
或某人是特级教师,我的酒泉中学是省重点,我的年薪不到五万,全校最高的了。 我是十五年前达到了中小学教师职称的顶峰副高级——中学高级教师,从此没有了前进的余地,至今中学没有正高级,而高校中,副高十年的人早已是正高了。
我们学校的每年的资金也就几百万。
乡村教育单位里有一些朋友,更不能提。
然而,我们的工作量多年来一直很大很大。
假如你一直在教学第一线,你别指望有更多的收入。
我相信像吴校长那样能力、干劲、水平和资历的人,换个单位,年薪怎能是十三万?我遇见一位通信公司的女副老总,三十出头,很漂亮,年薪早在三十万以上。
我不喜欢教师节,因为那个节日总是提醒我自己是个没有社会地位的人!
中小学副高级等于什么?正科级?副处?做梦!正科副处是有公车可坐的,是可以出国考察的,是手头有资源的,是有上升空间的。
假如我抱定主意做一个好教师,那么,我将一直是个中小学副高了。
更何况,正科副处可以提前退休——给你涨上一个行政级别,然后光荣退休。四十五十都有可能。教师?没门儿!你是有职称的人呐,人民需要你!
当然,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中国古训。既然是行政单位,总得给自己创造点儿优惠。政策倾斜,谁有办法挑刺儿?
总之,在物质层面,如果还年轻有为,绝不做教师。至少,绝不做中小学教师!



[转载]鈥溞3つ晷浇13万鈥澅┞兜慕逃页


 “我这个当校长的,一年所有收入加起来,税前还不到13万!”“由于财政拨款还不到学校支出的一半,因此学校使用择校费发放工资福利也是无奈之举”。



近日,省人大代表、华师附中校长吴颖民在小组讨论时大倒苦水。一个校长为了钱,在公开场合如此谈钱,的确很少见,因此,言论一曝光,立即在网上引起了人们的热烈讨论。应该说,网友们的这些质疑,都很有道理。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国家教育投入未达到GDP的4%以前,这些都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最终不了了之。否则,都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但笔者认为,这一番讨论、争议,是把在国家财政投入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足的情况下,教育行业里一直遮遮掩掩的家丑暴露了!



首先,暴露的应该是教师待遇的城乡差距。我们相信同为中学校长,作为华师附中的校长,手里把持着全省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年薪可以拿到13万,而在穷乡僻壤的乡下,有些校长成天维持着一个乱摊子,也许年薪还不足1.3万。然而,常常人们能够见到的是年薪13万的校长,在媒体上抱怨政府教育投入不足,而那些年薪不足1.3万的校长,甚至连公众话语权也没有。这二者中间,相差的不仅是10余倍的年薪,还有社会地位。但是,换种角度来看,这年薪13万,真的并不是太多,华师附中校长吴颖民抱怨校长年薪仅13万,就是在把省直学校老师和省直公务员作比较。因此,我们却并不能过分指责吴校长贪得无厌,因为同在为祖国的发展做贡献,为什么要教师做苦行僧呢?



其次,暴露的是学校资金的使用的混乱。据笔者所知,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是财政全额拨款,并不存在教育投入不足的问题,而高中,则实行的是差额拨款,也就是和华师附中一样的情况,财政拨付一部分,学校自筹一部分。所以,在这种财政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各学校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通过校内市场筹集资金填补资金缺口的,也有直接通过学校收取的借读费、择校费、捐资助学费来发放工资福利的。当然,不管是哪种方式,最终都转嫁到了学生的头上,按理说这些做法都是违规的。可是,这样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因为不违规而又能确保学校正常运转的方法在哪儿呢?



教育投入达到GDP的4%,国人已经期待了近20年,而直到如今,“校长年薪仅13万”,已经暴露出了在政府教育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各地高中学校办学资金筹集已经乱象丛生的家丑。

论严师出高徒

论严师出高徒


 


都说,严师出高徒。


有多严?


严明纪律,严防死守,严加管教:


——如果别人早晨七点起床,你该强迫他六点,别人跟进——六点,你就来个五点半;别人再跟进,你就说,希望同学们半夜鸡叫,向周扒皮学习。


——如果别的学校星期六补课,你就说,咱星期天再来半天。


——如果别的学校寒假补课,你就说,咱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硬骨头风格,大年三天,大干三天。


——如果别的班级晚自习上到子夜十二点,你就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少年读书时;头悬梁锥刺股,向苏秦张仪老前辈学习!


——如果别人一套复习资料,那你得三套;别人模拟三次,咱就五回;别人月考,咱周考,或者,干脆天天一套试卷。人一之己十之,人十之己百之千之,此理千年不易万古长青。笨鸟从来先飞,早起才听得见喜鹊叫。好马着先鞭,响鼓重锤敲。


——课堂抓得紧还不行,课间也最好别说笑打闹。课外活动打篮球?堕落的学生才那样!


——古人讲车上舟上马上,枕上厕上碗上,才六个上,不够得很!还要课间晚间卫生间,白天黑天星期天,寒假暑假公休假,国庆元旦加油干,今年不看破春晚!


——时间是挤出来的,本事是练出来的,考分是磨出来的,正确答案是重复出来的,光明前程是黄连泡出来的!


——男女生一块走——早恋!回家迟了——上网!课桌里一本散文集——武侠!


——怎能不收心?中秋不看月,元宵不看灯,永远不看电视,彻底不看小说。凡风花雪月皆洪水猛兽,有百害而无一利。


——世上只有试卷好,能做题的孩子像块宝,投在考场的怀抱,名次忘不了!


——我有许多话要问问你们:踏春安全吗?且容易放纵,放心容易收心难。社会实践?与高考有关吗?打篮球能打出高分吗?看闲书能当第一名吗?运动会的三天时间谁给你?


——学校就是考点,教室就是考场,教学就是教考,学习就是做题,成长就是名次,分数就是德行。


——世上最好的书——习题集。班上最好的人——第一名。学校最佳教育成果——全省状元。全国只有北大清华才是人上人呆的地方。


——宁给个好心,不给个好脸。千教万教,教人做题;千好万好,名次最好;千学万学,学做考生。


——最后,你们跟着严师老老实实呆在一个黑压压的大屋顶下,修炼得七情六欲皆无,千题万卷都做,直成了标准答案印刷机,复制千回万回,毫厘不爽,一笔不误,比机器还准确,那你们就成人了!


所谓严师,就是这样教导学生的老师。


所谓高徒,就是如此百炼成钢的人才。


中国教育在呼唤这样的严师。


哈哈,兄弟们,电脑打字真有意思,我连打两遍上面这个句子,显示出来的都是:“中国教育在呼唤这样的岩石!”


严师乎?岩石乎?


岩石!


岩石,只有岩石,才能百折不挠,刚毅果决,铁硬坚强,克服一切柔软。


让我们都成为岩石吧!


岩石出高徒!

诗歌鉴赏课与死亡诗社

诗歌鉴赏课与死亡诗社


 


上午上了节好课,讲诗歌,郑愁予和舒婷。晚上就碰上了好电影,美国的《死亡诗社》。


我对自己今天的课很满意。我放得很开,完全用开放的态度和学生们讨论人生和诗情。比如,郑愁予的《错误》写一个女子的等待,题目却是《错误》,他到底是在赞美等待的坚贞,还是在惋惜结果的错失?怎么等待的?一个没有结果的等待是否有价值?许多时候,我们只能收获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那么,整个儿的期待还值得吗?


面对上一届学生时,我做了许多刻意准备。我给他们列举了西蒙诺夫的名作《等着我吧》,金庸名作《神雕侠侣》中等待小龙女一十六年从而把自己磨练的如精金美玉的杨过,日本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鼻子》,星新一的小说《钥匙》,朱苏进的小说《在绝望中诞生》《箭在弦上》,当然必有史铁生的《命若琴弦》。我想替学生说明“等待”这个富于哲学含义的命题。我急于把自己的感受和思考“灌输”给学生。结果,才与郑愁予乍然相逢的学生被我灌蒙了,完全不知所措。也许他们感到了老师的“牛逼”,但他们却一无所获。


今天不同,我让08年十六岁的孩子们自己寻找关于等待的细节意象。他们找到了。然后我才问这等待是否值当,让他们说说生活中自己知道的类似现象。他们若有所思,举出的例子有:


1、王楠苦练了四年结果在奥运会上只拿到银牌。她输给了张怡宁。


我问,还记得赛后她说了什么?学生在我提示下想起来了:王楠很努力地打每一个球,她知道打不过张怡宁,但她说:我想无限期地延长这个过程。


2、我做了一道数学题,费了好大的劲,结果老师给打了个红叉!


我问,很没面子吧?很沮丧吧?


他笑了,全班都笑了。他说,可那道题是我自己想的,绞了些脑汁。老师后来一讲我就明明白白了。那个想的过程太重要了。


3、欧亨利的小说《麦琪的礼物》,德拉和丈夫都想给对方送上最好的礼物,可是他们却把对方最喜欢的东西变卖了。


我问:你有自己的事例吗?


那站起来的男生很大胆,显然他已经准备了好一阵子,早等着呢。他说,我没有想到自己的,但我有一个现成的好例子。于是,他讲了《麦琪的礼物》。


我问:他们犯的错误可不小,是不是弄巧成拙?


那孩子很有信心:不!德拉给丈夫心爱的手表买了表链,卖掉了丈夫很喜欢的金色长发。丈夫给德拉买了精致的发套,希望能呵护那美丽的发卷。于是他卖掉了自己的金表。他们的愿望都落空了,可他们却获得了真正的爱……


我忍不住打断他:他们这是一个美丽的……


全班接茬了——错误!


我说,多好的例子,我都想哭了。


我说的是真话,我心里已经流出了火热的泉水。因而,这节课很滋润,一直让我带着这绿色的心情走到了《死亡诗社》面前。


美国电影让我笑了——其实全世界的学生都是一样的:沉重的升学压力,考分,名牌大学,金色前程,将来的高薪工作(在中国叫铁饭碗);家长忧心忡忡的脸,校长刻板的态度,单调乏味的学校生活,循规蹈矩,斤斤计较,一切为了成绩,将来,人上人,出人头地……


美国佬堪称开放自由随和,可是,饭碗问题一点也不马虎,决不妥协,坚决维护。要问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全球同此凉热——饭碗!


我现在上晚自习二十三点钟回家,不再感到头顶是个美丽的星空了,而是,一只巨大的饭碗,倒扣在苍穹和大地之间。稍稍碰触一下,马上有强烈回声——“将来!人上人!出人头地!——


将来是很重要。只是,将来的那一天,也只不过是一个“今天”!而今天,“今天”被人们完全遗弃!连带一起被抛弃的,是活生生的生命,是欢笑和热情,是诗歌!


于是,英语文学教师基廷先生不甘心了,他教给学生们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把握今天!”他要唤起学生们对诗歌的感受能力,他要通过自己的诗歌课堂让学生恢复对生活的爱。他鼓励学生面对眼下的生命感受,不回避,不躲闪,不拒绝,而是,拥抱自己,拥抱生活,拥抱爱。生命中不仅有每门课的“A”,也还有爱和青春。还有诗。


孩子们因此成立了自己的诗社,夜晚在一个黝黑的山洞里交流自己的感受。他们取的名字如此不祥——死亡诗社。


死亡和诗社,这两样东西是相伴相生的,尤其在现代,特别在学校!在头顶饭碗的笼罩下朗诵诗歌,死亡是诗社的宿命!


果然,酷爱戏剧的尼克在父亲强压下用生命为自己的热爱作了祭品。社会哗然,基廷被学校开除,诗社成员被逼告密。


可是,诗歌的精神留了下来——基廷离开教室时,学生们不顾校长的强压,勇敢地站到了课桌上向老师告别。他们告别了诗歌教师,却实践了诗歌的精神——勇敢,热情,尊重生命感受,尊重自我和生活。他们站在高处,显得大逆不道,然而正如基廷老师教导的那样,他们实现了“换一种角度看世界”的诗歌精神。


在这之前,校长强行要讲被基廷和孩子们撕去的一页课文上《英语诗歌五百年》序言判定诗歌的两大法则:“要完全理解诗歌,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它的格调、韵律、修辞手法,然后提两个问题:第一,诗主题如何艺术地实现;第二,诗主题的重要性。第一个总是解决的是诗歌的艺术性。第二个问题回答的是诗歌的重要性。”相当于中国的阅读判断题。又是阅读题,美国的名校也搞这个。


我很喜欢基廷讲的许多话,记了几句大概——


 


爱,不仅是诗歌的重大主题,也是生活的。


语言是用来求爱的。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引用惠特曼?)


学会自己思考,学会欣赏文学和语言。不管别人怎么说,文学和语言的确能改变世界。


我们读诗写诗,非为它的灵巧。我们读诗写诗,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员,而人类充满了热情。医药,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高贵的理想,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但是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走路,顺从的问题。一味跟着别人走是顺从,顺从非常危险。


罗伯特·弗洛斯特说:希望你们也找到自己的路,找到自己的步伐、步调,任何方向,任何东西都行,不管是自负也好,愚蠢也好,什么都行。


(基廷站到了课桌上)我站到讲台上是想提醒我自己,我们必须时刻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事物。当你认为你知道某件事时,必须再以不同角度看它,即使那看来似乎愚笨或错误,你们都必须试试。


当你阅读时,别只想到作者的见解,想想你的见解。孩子们,你们必须,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因为你等候起步的时间愈长,便愈不可能找到它。


梭罗说“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别听任此事发生。要突破!别像旅鼠般盲目由崖边跳下。


抓紧时间,孩子们,让你的生命不同寻常。


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


我要做生活的主宰,不是奴隶。


走上绞刑台,面对行刑的枪口,我安之若素。


舞蹈、鼓掌、兴奋、欢叫、跳跃、飘飘荡荡、滚滚向前。哦,让生活从此变成一首欢乐的诗。做一个真正的上帝。吸取大地的精华,让你的名字更响亮。


我们都有一种被人接受的需要。但是你必须坚持自己的信仰是独特的,是你自己的,哪怕别人认为它们很怪,或者很讨厌,哪怕一群人都说,那太差。


你们用不着表演,完全为你自己。要敢于逆流而上。


……


可是,基廷还是被开除了,诗社也瓦解了。学校是永恒的,饭碗是永恒的。而不朽的诗歌,是被扣在饭碗底下的。诗歌只是一页纸,饭碗却是一堆胶泥烧制成的硬梆梆沉甸甸的瓷器。而且,越烧越精美,几乎成艺术品了。


因此,死亡诗社,是一个准确的命名。


看完电影,我忽然对自己白天的课充满疑惑——我应该让学生真正理解诗歌吗?


 


 


 

追寻属于自己的教育幸福

 一、幸福的面包


韩剧《面包王金卓求》里,德高望重的面包界前辈八峰老人让学徒金卓求和具马俊做了三个回合的面包比赛。老人要求徒儿们依次作出能吃饱的面包、有趣的面包和幸福的面包。


第一回合,金卓求做出了外表土气但口味芬芳的面包。


第二回合,他探索各种不用发酵粉做面包的方法,都失败了。最后,面对具马俊使用微量的对人体有害的特殊发酵粉做出的成功的面包,金卓求坦言:不用发酵粉做不出面包。他已经试过各种方法,结论是,此路不通。


第三回合没比赛,八峰老人就去世了。


谁是最终的胜利者呢?


金卓求用敦厚的性格,率真的品质,爱所有人的胸怀,实践了母亲在他小时候给予的教诲:要坚信,好人能赢!


做面包就是做人。爱所有人的人,才能做出幸福的面包。


我想,仔细体味这部电视剧里的三场竞赛,可以品尝到一些做教师的滋味。教育的目标是人类的幸福。做幸福的教师,首先要有对人们的关爱和仁慈心肠。


也许你的职业本身就不是光鲜耀眼的,但是,你可以在一堂堂并不热闹的课上,送给学生最真挚的心意。


也许你的各种探索并不成功,但是你从来没有放弃尝试。你总是不满现状而力求改变。你没有捷径可走。你也不想一夜成名。你只是满怀创造的心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开启学生的智慧之门。而这个寻访过程,就是你的结果。这个过程中你的热情、好奇心和探究的神情,已经让你和你的学生得到了回馈——趣味横生的一条荆棘之路被你们走了个遍。


也许你并不是天天面对显赫的珠穆朗玛峰做壮丽的攀登,但是,你在每一篇教案里写下献给学生的活动方式。你对学生说的每一句话,都充满对孩子的尊重和鼓励。你下的每一句评语,都尽可能向诗句靠拢,以便让读它的人幡然醒悟,而不是麻木漠然。你像传统的儒者力图成为君子那样,在“格物”——在生活的每一件事里都学到滋养自己的好东西。因为全心对待你每天遇到的每件小小事情的细节,你的每一步其实都在往上提升着自己。而有那么一天,你忽然发现,从海拔八千八百米的高度观看生活,是如此壮丽的一番景象,你会和与你并肩的孩子一起感受到真正的幸福。


做幸福的面包,把你的心意揉进你的面团,献给所有的人;做幸福的教师,将你的诚意变成教师事业生涯里的每一个细节,浸润你的学生。


二、教育在教师身上


我服膺马克思主义文艺评论家卢那察尔斯基的一句话:“教师应该在自己的身上体现人类的理想。”


多年前,我从一个学生随笔里读到,他的英语老师每个晚自习都到教室里喋喋不休,实在令学生们厌烦。这个学生细致描述了这位女教师蓬乱的头发,憔悴的面容,凌乱的衣衫。毫无疑问,这样的教师恐怕就是我们最爱表彰的那种典型吧?


而另一个学生在随笔里写道:将来,打死我也不当教师。


当教师自己的生活呈现出一种辛苦疲倦困顿烦乱的景象,学生们会怎么看?言教身教的关系古人早已阐明。你的生命状态才是直接的教育。我们没有任何权利指责学生不体谅老师。任何一个孩子希望自己将来生活得体面舒适,都是天经地义的。学生希望幸福。学生求学的全部意义在此。


很遗憾,许多教师自身的生存状况告诉孩子:我不幸福。可是,他或她却天天晚上喋喋不休告诉学生,你要记住这个,这个很重要;你要听我的话,只有那样才没错儿……


你是怎样的人,你就遇到怎样的事。你是怎样的人,你就教出怎样的学生。假如那学生被你训练得只会“听话”的话。


教育的目标,不是为了复制前一代人的不理想的生活,而是为了让每一个学生找到适合自己的幸福生活。


教育需要知识,但不需要灌输;不需要强加,而需要在学生心中培育追求幸福的基因。


三、批评几个冠冕堂皇的说法


我并不喜欢关于我们职业的几个说法。比如“园丁”“蜡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不仅因为语文的本质就是用语言来创造。我们应该尽可能让孩子们明白,破除陈辞滥调,语言才有生命,语言的创造是生命力旺盛的一种表现,学语言就是要摆脱作“传声筒”的命运。套话代表着套板式的生活。让生活进入套子的人不幸福。想一想契诃夫的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中的别里科夫,我们就应该明白,将自己的生命包裹在套子里,是生命的窒息。作茧自缚的人何来幸福?


“园丁”“蜡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些词语旨在赞美老师。我反对这种赞美。我不认为一种职业需要赞美。世界上任何一种职业,只要是靠劳动吃饭的,都是了不起的。教师也一样。赞美一些职业,意味着要看低另一些职业。不同职业是因为人们分工不同。理想的教育恰恰是,让每个学生发现自己的潜能所在,然后充分发展这种潜能,然后根据这种能力的趋向,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业。这种职业各式各样,它们没有等级的不同,它们中的某一个也并不比另一个神圣。神圣的一刻,是找到完全适合自己事业又有所创造的那一瞬间。


自我神化常常导致失望——别人达不到他的期望则哀怨,别人满足了他的愿望又促使欲望增加。


外物不可必。期待旁人关注不可能让我们幸福和成长。庄子在《逍遥游》里边谈绝对自由,以为只要有所待,必定不自由。没有自由就没有幸福。将自己的职业光荣放在别人的夸奖中,你就失去了自主的尊严。


没有自由就没有幸福。只有自足的人才能自由,才能真正获得幸福: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给那学习点金术的人的不是金子,而是一根神奇的指头。要让人们获得自己去赢取幸福的能力,而不是把你的幸福给他。教育的使命就是培植这种自己获得幸福的能力。教育者因此不期待别人的赞美来获得快乐。只有自由能够让人独立自足。


自足的人就是具备了健全人格的人:自己能够在自己的事情中获得快乐,自己能够锤炼强健的体魄,自己能够独立思考,自己能够修炼品格,自己能够去爱,自己能够欣赏自然之美和艺术之美。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因为君子自足,常能自得其乐。小人依赖外物,总是感到世界亏了自己。羡慕他人的人,嫉妒别人的人,企求太多财富的人,都是有所待的人,都不自由。


获取物质并不是获取了幸福。幸福与物质的丰裕并不成正比例关系。


将一种职业神圣化,本身是划分等级的结果。皇帝是天子,是奉天承运的人,因此皇帝就神圣。这种说法对吗?只有世袭时代人们才这样划分人群。中国的士族制度,印度的种姓制度,欧洲的贵族制度,美国的黑人歧视,都是等级时代的产物。


某种意义上,教育的使命,就是向等级制度挑战,告诉每一个人,哪怕那个人是海伦·凯勒那样又聋又哑的人,你还是一个人,你和所有人一样是平等的,而人本身就是神圣的。你是独一无二的,你既不比别人卑贱,也不比别人优越。你只是和别人具有不同特点罢了。因为你拥有自己。你只要能真正认识自己,你就完成了一个人的使命。认识自我,是一种幸福。


今天的官二代现象,千军万马争考公务员的现象,就是等级造成的怪胎:社会分配差距过大,有些职业优势太大,只能让人们挤破脑袋往一座独木桥上挤。中国的教育因此很无奈,甚至无效——我们教给学生的,几乎就是追求势利。我们须问:学校的影响大,还是社会氛围的教育功能更有效?


英国教育家尼尔认为,做一件事情而需要奖赏,说明那件事情不值得做,只能用诱惑来激发人们的贪欲。人们是被欲望鼓动着做事,而不是那事情本身让他兴致勃勃,感到了趣味和快乐。


一个人喜欢干一件事,那事情本身就是他的奖励。教育就是引导学生各自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然后无怨无悔、全心全意、痴迷热忱地投入进去。没有人不为爱情痴迷,因此,“为伊消得人憔悴”,那也是一种幸福。


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是一种本领。培育这种本领,是学校的重要任务。


硬着头皮充当社会需要的典范,是一种不幸。为了迎合政治的、商业的或名望的需要而去做事,也许会获得成功,但是决不会得到幸福。


幸福是自由选择的结果。幸福意味着自由。古罗马皇帝马克斯·奥勒留在《沉思录》中说:“只有一种方法能做自由人,即不要关注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今天的现实也许并不能让我们每个人各取所需,个个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是,要想在现在所做的事当中找到幸福,必须经过自我的追寻探索,在现有的职业中找到自己的感觉,找到自己创造的空间。也许,选择从来多样,职业终归有限 ,我们可以选择让自己的心能够有更广阔的内部容积,以便涵纳世间万物。


教育就是让学生在各种各样的知识学习中,培育一颗包容一切、理解一切、体验一切的爱心。有了这颗心,学生就一定能在有限的职业选择中,获得自由选择的空间。所谓素质教育,就是要教会学生拥有这样一种素质——用开放多元的目光去打量世界,明白万事万物各有各的道理,凡是存在的皆是合理的,从而因为某件事的合理性而爱上它,痴迷于此,终身不殆,热情坚定地做一辈子。


分析一下这几个词语。


“园丁”,意味着一种独断专行的优越性——修剪枝叶,让一切植物按照我需要的样子来生长。我的意志就是一切吗?教师的意志就该是学生的意志吗?把别人修剪成自己需要的样子,这不是教育,这是专制。


“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这种说法让人心生恐惧:这并不是幸福的教育人生。幸福不是自我毁灭。幸福是用自己获得幸福的方式,去感染这个世界,让世界和自己一起幸福。蜡烛为自己燃烧,因为那是一支蜡烛的宿命。只要点亮,能够放出自己的光芒,这支蜡烛已经获得了幸福。但是,世界上有那么多蜡,没有机会做成烛。有那么多蜡烛,从来没机会点亮。有那么多燃烧的蜡烛,不甘心烧毁,却被投入火堆,顷刻间化为灰烬。教师是不是为了牺牲自己才去搞教育,教师是为了创造自己才去当教师。


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个工程师如何当?


盖房子,造机器,修道路都是工程师。


在别人灵魂里修个危房算不算工程师?如果建了违章建筑怎么办?


该把别人造成机器吗?今天的教育正在工具化——人才教育,不是促使人成长,而是要制造人才。适应社会,适应商品化和科层化的需要,去制造他们需要的人才。而些人本身是否幸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符合外界的需要。教育的目标应该是促人成长,而不是把人塑捏成工具和机器。


修道路,是一条阳关大道呢,还是一条羊肠小路?是通向罗马的平坦道路,还是走入死胡同的一条黑路?一个孩子应该是那走路的人,而不是道路本身。


教师该成为工程师吗?如果尊重生命的成长,教育的目的就不在于塑造,而在于促进生命按照自身的潜能成长起来,获得自己的生长能力,获得选择自己的生命轨迹的能力。


四、教师的位置在哪里?


和今天的许多职业比赛收入与名望,教师职业都会名落松山。


教师应该明白一个幸福的法则是,无论你做什么,你都只能在自己的脚下寻找幸福。


决定人的境界的原则是:不在于做什么,而在于怎么做。职业的高贵与否取决于从事职业的态度和行为。


存在主义大师萨特说:“人是人的作品。”你做的事情和你的行为方式决定你的本质。


萨特说:“存在先于本质。”他还说:“行动吧,行动吧,在行动中就形成了人的全部。人是他自己行动的产物,此外什么都不是。”教师带着爱教学生,他的境界就是爱的境界。


小狮子问妈妈幸福是什么。妈妈说,孩子,幸福就是你的小尾巴。


小狮子于是努力去捕捉自己的尾巴,可眼看尾巴就在面前,它却怎么都捉不住。它捉得越急,尾巴跑得越快。


小狮子困惑地问妈妈。妈妈说,孩子,你别去捉它,你只管往前走你的路,它就会乖乖儿跟随着你。


小狮子于是一直往前奔跑,而尾巴也一直跟在它身后。


幸福在你自己的道路上。幸福就是你的尾巴。你所在的地方是世界上风景最好的地方。没有这种心态,很难在今天安安稳稳做好一名教师。


只有胃口健全的人不挑食,只有不挑食的人才能在各种食物中得到甘甜芬芳和精华营养。能够沉浸在当下此刻的事情之中,痴迷其中,摸索规律,有所发现,有所创造,能够找到自由发挥自己能力的空间,就会获得马斯洛所说的高峰体验,就会有真正的幸福。


我曾经自撰一副对联:“痴于一事人常静,宁乎百虑心始安。”安静享受心灵的和谐是幸福。但这种安静来自不旁骛,不徘徊,不烦乱,不自我割裂。此山望着彼山高不幸福。脚踩两只船,最没有乘船的安全和快乐,哪里又有暇静观两岸的奇峰峻岭?五马分尸是人生的大不幸。


教师的幸福就是做教师。一只雏鸡望着一只鹰高飞在蓝天,非常羡慕,于是问妈妈,我们也有一对翅膀,为什么不能高飞呢?母鸡回答:飞得那么高,有什么用呢?天空不长苞米粒,也没有虫子啊。孩子,你记住:你只能是你,你不会变成一只鹰的。” 


人不也是一样的吗?在地上你可以尽情地走、跑、跳,你别想到天上去飞,飞是鸟儿们的事。常言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他人的天堂,自己的地狱。一味地羡慕、盲目地攀比,结果往往会迷失了自己和自己的幸福。


五、世界上最热爱自己职业的人是艺术家


艺术的本质是创造。失掉了创造性的职业都令人厌恶。


有个故事说,非洲的某个土著部落迎来了从美国出发的旅游观光团。部落中有一位老人,他正悠闲地坐在一棵大树下面,一边乘凉,一边编织着草帽。编完的草帽,他会放在身前一字排开,供游客们挑选购买。十元一顶的草帽,造型别致,而且颜色搭配也非常巧妙。那种神态,真的让人感觉他不是在工作,而是在享受一种美妙的心情。


这时候,一位精明的商人盘算开了:这样精美的草帽如果运到美国去,至少能够获得十倍的利润吧。商人对老人说:假如我在你这里订做1万顶草帽的话,你每顶草帽给我优惠多少钱呀?他本来以为老人一定会高兴万分,可没想到老人却皱着眉头说:这样的话啊,那就要20元一顶了。批发反而要加价,这是商人从商以来闻所未闻的事情呀。


为什么?商人冲着老人大叫。老人讲出了他的道理:在这棵大树下没有负担地编织草帽,对我来说是种享受。可如果要我编一万顶一模一样的草帽,我就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工作,疲惫劳累,成了精神负担。难道你不该多付我些钱吗?


当工作不能成为一种享受而成为一种循环往复的单调,确实会令人感到乏味,劳作的重复会消耗人的生命,降低生命的质量,磨蚀人的青春激情,降低生命的热情,剥夺原本属于每一个人的幸福感受。


只有真正热爱工作的人,才是工作中真正幸福的人。每天千篇一律重复昨日的教案,也就是每天编织同样的草帽,而且数量越来越大,让人难以忍受。工作本应是爱,而不是受。“爱”与“受”,只差一横一瞥,这一横就是你的热爱;这一瞥便是你的创造。


每个学生都是一个新奇丰富完整的世界,每研究一个学生都是一次哥伦布式的新大陆探险,每一个学生、每一个教学环节,每一个学习行为细节,都是弥足珍贵的上好的研究材料。


教师培育具有健全人格的人,并在这一过程中让自己也得到成长。教师是在自己的职业劳动中引导学生走向幸福之路的人,同时他也在这一过程中赢得自身的幸福。教学相长因此成为一种教育的现实。


因为完全沉浸在其中,在研究,在探索,在发现,在创造,所以就让自己在让自己获得了工作的愉悦。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理论现象学的口号是:“回到事实本身。”我们的事实就是,我们是从事教育的人,回到这个本位,我们就登上了自己的大陆,我们就获得了自己的土地,我们就迁入了自己的家。在这个职业中有所创造,就是“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


回到眼前,回到当下,回到此刻,回到自我,不旁骛,目不斜视,专心致志做这一点点事情,水滴石穿,凿出自己的山洞,通向自己的桃花源,通向自我的天堂。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菩提。每样事物中都有一个宏阔无边的世界。教师这个职业因为面对着无限的可以探索的可能,所以就在最不起眼的一隅具备了最引人入胜的风景。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的诗歌《天真的预示》说:


 


一颗沙中看出一个世界,
一朵花里看出一座天堂,
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把永恒在一刹那间收藏。


 


每个瞬间都是永远,每样东西都是整个世界。


世界科学界的显学基因学说认为,生物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这个生物全部信息。因此克隆才成为可能。彻底拥有一个瞬间,你就占有了永恒;完全浸入一样小事,你就掌握了整个天地。因为在最细微处展开,往往会让自己做着的事情精致玲珑,变成一件艺术品。而这件艺术品的名字叫做“幸福的人生”。